TOP

反家暴立法应加快进程
编辑:lsfwadmin | 时间:2013-11-12 | 浏览:2048次 | 来源: 网络

   呵护安顿身心的避风港,须加快反对家庭暴力立法进程,对未成年人进行特殊优先保护

   文/张雪梅

   家庭是我们每个人天然的避风港,是安顿身心的温床——看上去理所当然,事实上又不完全这样,还有一部分人,正是在最柔软的地方,遭受着最不该承受的创伤。

   这一创伤,源自家庭暴力。家庭暴力对妇女儿童的极大危害性,因其隐蔽性,一直难以防治。尤其是未成年人,一直隐藏在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之后,尚未被独立地或有区别地对待。

   家庭一旦“失灵”,国家和社会必须负起责任来。这一责任又须行之有据,操之有方。尽管我国现行法律对家庭暴力已有规定,但可操作性较差,不能满足现实的需要,尤其是对于尚未达到刑事犯罪程度的家庭暴力,缺乏预防和制止的有效手段。

   我国的反对家庭暴力法已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2012年立法工作计划,相关部门和专家学者做了大量的调查和研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作为专业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近期特别针对过去3年多公开披露的429起未成年人家暴案件进行了深度追踪和调研,系统分析了其间难点问题与解决方案。

   对未成年人进行特殊优先保护

   未成年人作为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群体之一,并没有与另一主要受害者群体妇女区分开来,未成年人在生理、心理、表达能力和行为能力等方面与成年人都有很大的不同,不具备法律上的完全行为能力,在受到家庭暴力后的各种需求具有自己的特殊性,在权利实现方面具有相当程度的依赖性。

   因此,在反对家庭暴力法中,建议在基本原则中规定:“对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未成年人和目睹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给予特殊、优先保护,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特别是在家庭暴力的定义、预防措施、处理程序、救助措施、司法程序介入等具体条款的设计上体现该原则,使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得到有针对性的法律规范以及相关措施的救济。

   在家庭暴力的界定方面,建议同时关注未成年人作为被害人的案件特点,采取概括定义和列举并用的方式,既可避免概括性的规定在实践中不好认定和操作,也可在列举中清晰体现针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不同于成年人的特殊性,避免将对未成年人的一些特殊暴力行为遗漏。除了传统针对身体的暴力和强制外,针对精神方面的暴力和强制、利用特殊身份关系实施的暴力、父母的不作为、严重的忽视行为、强迫未成年人犯罪或者从事不应当从事的行为等也应当得到关注。

   综合系统的干预工作机制

   调研中发现,不少未成年人遭家暴案件中,派出所介入后,在施暴父母简单的承诺下,就让其将孩子领回家中,还有不少案件,派出所只是对父母进行简单的批评教育。

   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有多种因素,缺少监护支持与监督是重要原因。因此建议在反家庭暴力法中规定预防条款,健全综合系统的干预工作机制,及时有效地干预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

   建立预防机制重在加强对家庭履行监护职责的支持、帮助和监督,对家庭提供相关社会服务,消除家庭暴力危险因素。综合系统的干预工作机制包括基层社区的早期发现机制、及时有效的行政干预机制和可操作性强的司法干预机制。

   首先在基层社区建立以强制报告制度、监护人监督制度为主要内容的早期发现机制,及时发现、筛查具有家庭暴力高风险的家庭。发现和接到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报告后,对父母的轻微暴力行为作出及时反应和介入,对施暴父母给予教育、批评,对需要帮助的家庭给予必要的支持,以预防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继续发生和严重后果,较为严重的家庭暴力案件和社区不能处理的案件应当根据具体情况及时向公安、民政等部门进行转介。

   第二,健全多部门配合的有效行政干预机制。目前我国多部门参与的家庭暴力干预机制还不完善,尤其缺少专门部门负责。政府应当设立反对家庭暴力工作的具体负责机构,组织基层公安、司法、卫生、民政等部门,健全系统的、综合的工作机制,对较为严重的或社区转介的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及时介入,进行基本的调查和处理等行政干预,组织受暴未成年人进行医疗检查、伤情鉴定、紧急救助、临时安置,协调相关社会资源为未成年人提供专业救助与服务,对施暴的监护人进行教育、批评、拘留、行为矫正、监护支持,全方位、多角度对案件进行有效干预,并与司法程序的介入互相配合。

   第三,强化可操作的司法干预机制。对于严重的父母不履行监护职责的家庭暴力案件,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法律援助部门应当及时介入案件的处理,启动司法程序进行有效的司法干预,可能构成犯罪的家庭暴力案件,如监护人虐待、遗弃、强奸、故意伤害、极端杀害未成年人等案件,严格追究施暴人员的刑事责任,对于这些父母构成犯罪的案件和尚未构成犯罪但屡教不改不适合继续担任监护人的案件,法院还应当配合行政干预机制对未成年人家庭监护加强司法干预的力度,对紧急救助的未成年人和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未成年人,作出支持临时人身保护的和临时安置与最终安置的决定。

   强制报告制度

   以往公开披露的案件基本是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致残致死的案件,许多案件在酿成严重后果前已持续数年甚至十几年,但被当成“家务事”而未报告有关部门。

   受传统文化影响,社会公众和相关责任人员很难形成对未成年人家庭暴力的报告意识并主动去报告,导致未成年人在家庭中的权利状况缺乏有效监督,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案件也很难被及时发现和得到有效干预。

   为预防和迅速发现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案件,有必要在反对家庭暴力法中规定强制报告制度,这是相关部门及时发现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信息渠道。负有报告义务的人员范围应当包括: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事实抚养人、看护人或其他家庭成员、邻居等与未成年人密切相关的人;为未成年人提供服务的学校、幼儿园、医疗保健机构等其他社会机构的专业工作者;居委会、村委会、社会团体、政府部门等负有未成年人保护职能的工作人员。负有报告义务的人员在发现或有理由怀疑未成年人可能遭受家庭暴力时,应当及时向各级家庭暴力专门机构或公安机关进行报告。强制报告制度还要考虑制定具有报告义务的人员知情不报的法律责任,以鼓励义务报告人员积极主动报告。

   紧急庇护与临时监护

   目前,在民政部门设立的紧急庇护和救助场所中,没有专门针对遭受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的紧急庇护场所,流浪儿童救助场所和妇女庇护场所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公安等部门介入案件后也没有安置场所对受暴未成年人进行临时安置,导致这些受暴未成年人只能继续留在危险的家庭,可能面临着再次遭受暴力的风险。对遭受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法律政策也没有规定具体的紧急救助制度和程序,实践中,对于紧急危险状态下如何救助受暴未成年人缺少专门明确的法律依据。

   因此,在反对家庭暴力法中,应当规定紧急情况下对未成年人的庇护措施。首先各级政府应当设立未成年人紧急救助或庇护场所,对遭受家庭暴力侵害需要帮助的未成年人提供庇护,尤其是对生命和健康受到严重威胁的未成年人,进行紧急救助和临时安置,使未成年人能暂时脱离暴力环境,得到应有的救助。

   其次应当确定具体的紧急救助程序,规定公安、民政等部门具有依法启动紧急救助程序的法定职责,并且应当互相配合,优先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与安全,采取人身保护措施帮助未成年人脱离危险家庭环境,未成年人也可以自己到紧急庇护机构寻求帮助。

   未成年人获得紧急庇护后,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家庭暴力使未成年人遭受身体伤害、心理创伤、安全失保,甚至影响学业,这些问题单纯依靠行政干预和司法途径是解决不了的,需要多专业的社会服务相衔接。因此,除了紧急救助与庇护外,还要整合多专业的社会服务资源,完善现有的社会服务体系,来帮助受暴未成年人康复,如物质帮助、医疗救助、法律援助、心理康复、教育服务等。同时建议设立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专项救助资金,以使受暴未成年人能够享受到这些综合的救助与服务。

   撤销监护人资格诉讼

   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的处理中,司法程序的介入存在很多难题。一般情况下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涉及三种法律责任:一是刑事责任,二是行政责任,三是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民事责任。

   撤销监护人资格是民法通则和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的对监护人最严厉的民事责任追究,对于符合撤销监护人资格的严重情形,由有关人员和单位向法院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诉讼。但是,什么情况下应该提起诉讼、由谁提起诉讼并不明确,致使这条保护未成年人的非常重要的法律规定在实践中很少被适用。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援助的两件父母不履行监护职责的案件,当事人父母都经过了村委会、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司法所等部门或学校的多次批评教育,但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拒不悔改。由于找不到谁来抚养这两个孩子,村委会、居委会和学校谁也不愿以自己名义或代理孩子向法院提出撤销监护人资格、另行指定监护人的诉讼,法院对案件也无法进行有效干预。

   因此,建议在反家庭暴力法中,明确规定因遭受家庭暴力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申请主体和条件。可以规定由未成年人住所地的民政部门应当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共青团、妇联等社会团体、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其他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也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有表达意愿能力的未成年人在上述单位支持下也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

   对于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诉讼的主体,之所以建议规定为民政部门(或反对家庭暴力专门机构)的责任,一方面是因为撤销监护人资格是非常重的一种处罚,在很多国家都是由政府提起;另一方面是考虑到,撤销监护资格诉讼与撤销后的监护和安置紧密相连,民政部门作为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诉讼的主体比较适合。当然,法律必须考虑到如果民政部门(或反对家庭暴力专门机构)应当提起申请而没有申请的情况,应为未成年人本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员和组织保留诉讼权。

   撤销监护人资格的诉讼提起后,如果没有其他符合条件的人担任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监护就会处于空缺状态。对于这种情况,建议规定国家监护,由民政部门对未成年人进行监护和妥善安置。□(作者为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副主任、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分享到: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反对伪科学应.. [下一篇]专家呼吁加强心理危机干预 防止极..

网友评论

相关栏目

信息共享 帮助中心 服务公告 律师文采 文章推荐 收费项目帮助 法律援助中心 案件调解中心 专业律师服务指南

推荐律师

冯源

023-63763772

李敏

13821621685

秦甜甜

13472727497

周文才

18502838355

黄毅

023-63718601

冯贇

13601849593

熊万里

13371822350

孔祥忠

023-63718601

宋玲娣

13564200605

最新文章

· 正当防卫or故意伤害?普通人要怎么实现正当..
· 凛冬将至?《电子商务法》来临前夕的代购行业
·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 回顾与反思
· 男子高铁上疑猥亵女童 警方:系父女不构成猥亵
· 中国妈妈梦断代购路:代购4年,坐牢十年罚55..
· 陕西渭南虐童继母一审获刑16年
· 奇案,未满18岁少女遇人贩子,用一招反把人..
· “假装情侣”app被指涉黄 鹿晗为投资方之一

推荐文章

· 正当防卫or故意伤害?普通人要怎么实现正当..
· 凛冬将至?《电子商务法》来临前夕的代购行业
·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 回顾与反思
· 男子高铁上疑猥亵女童 警方:系父女不构成猥亵
· 女子与男友共同奸杀14岁养女 报假案称女儿离..
· 一个女人带着三胞胎,被骗子骗走低保户伙食..
· 大学生陷网络借贷黑洞 借3500元滚雪球至10万
· “世界禁毒日”—毒品不是时尚,坚决向毒品..

Copyright 2013-2016 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3004283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50001    技术支持: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重庆锦世律师事务所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154号